【转载】古文物为什么中华文明是唯一真正的古文明(一)

※发布时间:2020-1-19 16:43:45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陈相贵近况古代人类经历了石器时青铜时代铁器时代,石器文物各地都有。但是只有中国有无与伦比的丰富的玉石文化和玉器文物遗存。

  玉,古人称为石之美者。石器时代的人们在制作石器过程中发现了玉石的不同,很自然地对玉器青睐有加,制作并留下了大量玉器。这大量玉器的遗存反过来可以证明,中国古人才是真正经历过石器时代的古人。

  古代玉器多为礼器,不是实用器,其实也证明了至少在红山文化、良渚文化时期,就已经有了阶级分化、、等级观念,国家概念已经开始形成了。

  试问,七千年前开始的延续了近五千年的古埃及,或者其他古文明,有那一类用品有如此丰富的成系统的遗存?

  这么丰富多彩的酒杯酒具表明,古代中国酒业发达(最早的含酒精遗存在贾湖遗址发现,8000年前),这充分表明古人粮食生产的发达。这也是文明发展的物质基础。

  卣(音有),是一种器皿,属于中国古代酒器。具体出现时间是未知,盛行使用时期为商代跟西周时期。当时用来装酒用。

  酒器。用于祭祀、宴飨等仪式活动。形体庞大,是目前所出土的古代最大的青铜酒器。肩部有“曾侯乙作持用终”七字铭文。

  共2件。两件大铜缶造型一样,大小相近,花纹相同,分别高125厘米、126厘米,腹径100厘米、102厘米,重292公斤、327.5公斤。这件器物是目前所知我国先秦酒器中最大、最重的一件,堪称“酒器之王”。

  三千年前的中国青铜器上,保留了当时甚至更早之前的古代民居的样式信息,而这些样式,甚至现在的影响还在。这就是文物,真正文物的魅力。

  物质的丰富使得饮食文化十分繁荣,这是中国烹饪技术中热加工的部分手法。其他有那个文明能与之比?

  中国汉字自商代甲骨文开始初步成熟,发展至春秋时期(期间大概一千多年),开始出现了装饰性很强的变体美术字、鸟篆文,那写法几乎是让人看不懂的做派。这是文字写法玩到了极致做法,那是文字成熟的自然结果。这是真文字。

  看的竹简,秦以前各不相同,即使是统一之后的秦简还是千姿百态,就算是同一个人写的同一个字,前后也是不尽相同,充满变化。

  “古埃及”文发展了好几千年了,来来去去都只是规规整整一点没有变形的图案(好像生怕后人看不懂辨别不出来的样子),这是什么原因?

  从商代甲骨文开时,汉字一直在演变,历经钟鼎文隶书楷书等阶段,期间还有行书草书,唐代以前,都是手写,唐朝发明了雕版印刷,宋代以后开始流行,形成了印刷体--宋体。

  整个古埃及、古希腊、有没有类似三字经之类的小孩读的基础教育的书?这是一个知识能不能有继承人,能不能推算出新的知识最关键的一部分。

  同时期的亚里士多德著作三百多万字,几乎一字不漏流传至今,古代欧洲没有纸,据说是用羊皮纸传抄的,那得用多少只羊?羊皮不易保存,他们是怎么做到千年不朽的?历代的抄本有哪些?

  16世纪,中国纸还没有大量传入欧洲,所以那里仰赖的书写材料,基本都是羊皮纸,原料不折不扣,是真正的小羊羔的皮(必须是小羊羔的皮才够薄,大羊不成,皮太厚,只能拿来做鞋.....还有更讲究的,用的是羊的胎儿的皮,当然也就更贵),一本书就像个小皮箱子,像圣经那么厚的一本,需要几百只羊,价值相当于一座葡萄园,不但平民读不起,就连贵族也读不起;与书籍相关的另一项重要技术,印刷术,在欧洲出现也相当晚: 15世纪中叶的人约翰内斯.古腾堡在美因茨印出《古腾堡圣经》,才标志着欧洲人终于搞定了印刷术。

  羊皮书,一大本倒是很壮观,就是死贵死贵,一本书得需要一只羊、两只羊……不等数清楚全得睡着喽……

  首先,这时一大波历史学“巨著”和哲学思想《巨著》凭空出现了,都是厚厚的几十万言,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巨著”竟然超三百万言之多。

  亚里士多德几乎对每个学科都做出了贡献。他的写作涉及伦理学、形而上学、心理学、经济学、、学、修辞学、自然科学、教育学、诗歌、风俗,以及雅典法律。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构建了哲学的第一个广泛系统,包含、美学、逻辑和科学、和玄学等。

  1.逻辑学:《范畴篇》、《解释篇》、《前分析篇》、《后分析篇》、《论题篇》、《辩谬篇》,以上六篇逻辑学著作总称《工具论》。

  4.论动物:《动物志》、《动物之构造》、《动物之运动》、《动物之行进》、《动物之生殖》、《尼各马克伦理学》、《158城邦制》。

  5.论人:《论灵魂》、《论感觉和被感觉的》、《论记忆》、《论睡眠》、《论梦》、《论睡眠中的预兆》、《论生命的长短》、《论青年、老年及死亡》、《论呼吸》、《论气息》。

  6.伦理学和学:《尼各马可伦理学》、《优台谟伦理学》、《学》、《雅典政制》、《大伦理学》、《欧代米亚伦理学》、《论美德和》《经济学》。

  虎符是古代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用青铜或者黄金做成伏虎形状的令牌,劈为两半,其中一半交给将帅,另一半由(君王)保存,只有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

  在历史上,虎符的形状、数量、刻铭以及尊卑也有很多较大的变化。从汉朝开始至隋朝,虎符均为铜质,骑缝刻铭以右为尊。隋朝时改为麟符(但实物所见,隋代仍有虎符,为立虎)。以实物所见,东周秦汉时期为卧虎,南北朝至隋,为立虎。唐朝因为讳虎,改用鱼符或兔符,后来又改用龟符。南宋时恢复使用虎符。元朝则用虎头牌,后世演变为铜牌。

  先秦符节的种类甚多,形状各异,用途有别。目前所见最早的符节是战国时期的,有的用以征免税收,如作竹节状的错金鄂君启铜节;有的用以发兵作战,如作虎状的辟大夫铜虎节、韩将庶铜虎节和错金杜铜虎符;有的用以驿传邮递,如作马状的骑传铜马节;有的用以供给食宿,如作龙首状的王命传铜龙节等。

  200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叶茂林研究员,在主持发掘我国著名的青海省喇家新石器遗址时,在齐家文化的文化层中发现了一只倒置的陶土碗,在碗底有面条,长约50 厘米,直径约0.3 厘米,粗细均匀,颜色鲜黄,与现在的拉面形态相似,这提供了我国先民在4000年前已经制作面条的最直接的。

  对于上流社会而言,坐而不席是不像话的。《论语》里说「席不正,不坐」,《晏子春秋》里晏子说「臣闻介胄坐不席,狱讼不席,尸坐堂上不席,三者皆忧也」。

  席子容易卷边,起身时搞不好还会移动(李商隐写汉文帝和贾谊会面说得投机,不自觉地席子跟着靠近了:「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问」),所以就要在四角放上镇,因而完整的席镇也大多是一组四件。

  席子无处不见,镇也马虎不得,席镇在春秋战国兴起,到西汉达到鼎盛,席镇越来越讲究,几乎成为各种动物的竞相争艳的舞台。

  这是古代的贵族用的铜灯。基本上都是制作精良设计巧妙。在古代没有电的漫漫长夜,这灯就是人们的之源。

  埃及国家博物馆摆放着五千多年以前的陶制油灯。古希腊也有陶灯,且与古埃及的大同小异,是壶形,但彩绘华丽精美,散发着十分浓郁的荷马时代气息。

  表意文字最先是象形,这个像是抽象的像,而不是写实的像,太写实了就变得具体,只能代表那个具体事物,而不能表意了。比如手,画得很写真,就是一个具体的手而已,但是抽象出来,还可以表示用手去做的动作,眼睛画得像只是表示眼睛,抽象之后还可以表示用眼睛去看这个动作···

  古埃及文字(如果有的话)太写实了,只是图画,还没有表意的(至少未达足够满意的)功能。汉字就不一样了。比方手字,抽象成了线条符号,放在木的上方,是“采”,变成偏旁放在左边,就是跟手有关的动作;眼睛抽象出来,放在木字旁边,就是“相”,左看右看,察看,判断的意思,

  楔形文字则太抽象了,只是一堆三角形符号,改变排列顺序就成不同的文字、不同的意思,太复杂,这样的排列组合不足以表达出来,即使能表达出来,识读也太困难,不能成为通用文字。

  最初交换的时候一般是以物易物,再后来是大家都需要的东西成为最受欢迎的,然后都用它,这样,这种东西往往就成为事实的货币了,人最需要的,一是吃二是穿,所以,谷物纺织品都曾是货币,再后来是金属货币、铸币,这是文献历史中使用最长的货币,纸币的出现最晚。

  丝织物。帑,币,都有个巾字旁;东周时期一种青铜铸币叫做空首布,像个铲子,估计最初布也是货币。

  有些造型像铲子(空首布),像刀(齐刀形币),估计早年这些必须的生产用具也曾是通用过一段时间的。

  贝壳。汉字中有贝字旁的字一般与财富有关。贡 财 贩 货 贫 贪 购 贮 质 账 责 贵 费 贷 贺 贱 贻 贸 贾 贿 赁 赂 赃 贼 资 赊 赈 赐 赌 赋 赔 赏 赎 赚 赠……

  也可以猜想,贝壳充当货币的时候正是汉字发展、成熟的时期,所以就把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定格在汉字中保留了下来。

  到后来金属货币尤其是贵金属,最重要的是成色与重量,所以货币单位往往与重量有关,比如钱,五铢,半两……

  据说古埃及没有货币,直到“鸭梨山大”灭掉古埃及后的托勒密王朝才有货币。那古埃及者是用什么东西组织人力物力来建造如此庞大的?

  阝旁在左就是阜子演化。 阝在右是邑字的演化 。阜字象形字 上象絫高。下象可拾級而上!这个独木梯的发现 印证了 阜字的原意!根据形象又演化出 凸起 土山 的意思 根据本意和读音 又演化出 辅 扶 的意思。

  隘是左耳,为阻即由下向上;郑是右耳,为垂即由上向下。二者其实都是高但方向不一样。因阜就是高,但上下功用有区别。

  大家地理就知道高,东方低。且左东而右西,故同样的一个高象,方位不同代表的意思也略有差别。比如隘者,必是人在高地之下感其,而郑则居西高而临东下,所以郑州就是守河洛山口的地方。当然右耳在繁体字中一般是记作邑的,右耳是简化。

  里面的红点密密麻麻,也就是古代的村落。文明的基数是生产力。而在特定技术条件下,人口基数就是生产力的最直观体现。在生产技术相对落后的远古时期,供养一个脱离农业生产的人口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一个哪怕是大型的石器文化的存续,都需要大量的人口为依托。

  比如红山文化,其发现的遗址达到1700余处,面积达到十几万平方公里。而青海柳湾,一个彩陶文化,发掘的墓葬居然达到接近2000座,很多墓葬密密麻麻以至于叠压。人毕竟是要吃饭的,而城市人口的粮食是需要农业人口来生产。即便以中国明清的生产力水平而言,养活一个县城也需要上百村落的支持。而文明从来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它的产生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空间。

  比如中国的二里头文化之前,就存在新砦文化,龙山文化,仰韶文化乃至于千年之前的大地湾文化、贾湖文化。以区域论还有长江流域的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山东的大汶口文化,东北的红山文化、兴隆洼文化等等。中国的新石器时代先民用了接近五千年的时间,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及资源,巨大的人口基数发展交汇融合才形成了二里头文明。而二里头遗址据专家估算仅仅只有两万人,就需要如此之多的村落为之提供资源和劳动力。

  而发达的古代埃及文明,到处建设伟大的城市、神庙、陵墓,支撑其文明的基座也就是农业人口的生活、生产、墓葬等设施都在哪里呢?难道他们都不吃饭吗?

  世界上最早的植物纤维纸--灞桥纸。这是1957年5月在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出土的,是西汉武帝时制造的,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

  1957年5月8日,灞桥砖瓦厂在取土时,发现丁一座西汉武帝时代的古墓,墓中一枚青铜镜上,垫衬着几层古纸。考古工作者细心地把粘附在铜镜上的纸剔下来,大大小小共80多片,其中最大的一片长宽各约10厘米,专家们给它定名灞桥纸。

  莎草纸,老早以前在电视上也是看白皮拍的纪录片,说是吧莎草的皮剥了,留下中间的部分,然后一层纵一层横的。

  就是用圆木剥成很薄的皮,一层横一层纵出来的。不过每一层中间,要刷胶黏剂。不刷胶黏剂是绝对不行的。

  压胶合板,就是一层顺纹,下一层横纹,这样才能这个制造出来,各个方向力学性能是一致的。

  把莎草的茎一层顺纹一层横纹,倒也能平面上力学性能各个方向一致,可是不知道两层之间,怎么黏结紧密?刷胶了没有?

  中国的造纸术,是先要用物理方式,把植物纤维给捣的碎碎的,把长长的植物纤维,捣成用都观察不到长度的程度,然后用化学液体浸泡,清除植物纤维里边的脂类杂质,同时还有杀菌功能,然后让非常短的植物纤维,不仅在纸张平面的维度上均匀分布相互咬合粘结,在纸张厚度的方向上,也相互纠缠咬合,这样就是三维方向上都是均质材料,所以能装订,能折叠,也更耐保存。

  白皮就用压胶合板的方式就能造出纸来?这纸怕是稍微折叠一下,就要散架了吧。也没经过杀菌程序,没经过脱脂程序,还指望保存千年?还莎草纸的死海古卷是吧?不要脸到了极点。

  中国的田野考古是自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殷墟才算是开始的,自此至今的近百年期间,中国大地上的田野考古大量出现!而且每一处遗存的挖掘及整理工作动辄50~60年的功夫,而且考古报告要极端严苛的专家审查才算。

  反观西人前数百年的田野考古,近乎儿戏:有用炸的、有用机械大规模开挖的。而且,每一处遗存仅挖掘整理2~3年就敢提出报告,而且并不需要专家审查就敢公之于众,成为。米诺斯迷宫是如此、古罗马竞技场是如此、雅典卫城是如此、特洛伊是如此、亚历山大城更是如此。而且,自中国的田野考古开始崛起后,西人的田野考古几乎瞬间不再成为显学,近百年的时间内,再也没出现前数百年如雨后春笋般的了!

  这么光滑的眼睛脸庞不知是用什么工具切割打磨的。中国古代因为刨子出现比较晚,因此木器表面多少有些不平,因此就用上漆的办法处理。“古埃及”太厉害了。不过想想也是,人家连几十吨重的大石头都可以切割打磨光滑,木头又算啥?

  “燧人氏”之名始于古代传说,其事迹是“教民钻木取火”,这一技术发明,使得人们不再依赖天然火取得火种。“燧”字表示取火工具,现代一般指燧石,互相摩擦可以击出火星。在先秦时代主要是指的是钻燧取火,也就是用一个快速研钻另一木块生热最终而成火的行动。

  其实遂、隧、燧、邃四个字同音,都与“贯通”意义相关:遂 表示完成,其本义相当从的隧道中走出来,有豁然开朗的意味,如遂心、遂愿等;隧 就是开掘隧洞,隧道中当然;燧 是在木块上钻洞,目的在于取火;邃 指空间或时间的深远,如同在隧洞中一样,难以辨明前景。

  从这些同音字中可以看出,极有可能远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就已经有了燧人氏的传说故事。“燧人氏”这个名字本身恰恰了钻木取火这一伟大发明。

  《周礼•考工记》:攻金之工:“金锡半谓之鉴燧之剂。”郑玄注:“鉴燧,取水火于日月之器也。鉴亦镜也。凡金多锡,则刀白且明也。”言铜镜中含锡多,则镜面光亮。

  文献记载最早聚光取火,用于烧坏罗马战船的是阿基米得(相当于中国西汉,据说已被证伪),传说中的普罗米修斯,只能去盗火;第一个做成凹面金属镜取火的是17世纪的英国人培根。

  节目名叫《终结者》,两次,哈佛大学的师生们参加了模拟(阿基米德)实验,结果就呵呵了。连对焦问题都无决的吹牛故事。

  主导的古埃及古希腊考古,很少见到刚清理好的(但是文物又还没有提取)遗址现场文物摆放图。中国的就很多很多,而且这是基本的……

  留意图一,有个缸里面也充满了泥土,这个不是随便塞进去,再一起埋就行的,发掘时,缸里外的泥土,都是同一个状态,这得才逼真,潘家园或是工地里兜售的,都讲究一身泥,但也骗不了多少人。白皮哪懂啊,被问急了就说我洗过了!

  位于浙江省萧山城区西南约4公里的城厢街道湘湖村,是因古湘湖的上湘湖和下湘湖之间有一座跨湖桥而命名。

  遗址堆积厚2-3米,文化内涵丰富,面貌独特,碳14测年距今7000-8000年。出土遗物有稻谷米及形制别致的各种陶器,另有堪称中华第一舟的7500年前的独木舟。其有机质文物保存良好。遗存的茎枝类草药传说是中商初重臣尹伊发明的药方,这一珍贵资料对研究我国中草药的起源尤其是煎药起源具有重要价值。

  (相比罗塞塔碑、汉谟拉比,这些东西太普通了。可是看上去不起眼的东西也有丰富的历史信息。)

  在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的诸多陶器中,有几件被称为“黑光陶”的文物特别引人注目,这些陶器罐口的环状平行弦纹,考古学家认定这是最古老的用陶轮加工的陶器特征,可惜的是并未发现陶轮,考古工作随之告一段落。2006年3月,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了一个带有轴的木质陶轮基座,萧山博物馆馆长农由此大胆提出设想,黑光陶器的弦纹就是用陶轮修整技术加工成的。

  据柳教授介绍,世界最古老的陶器发现于江西万年县洞遗址,距今12500年前。而跨湖桥文化遗址是8000年左右的,也就是说,其间经过近5000年的劳动探索,先民们终于发明了慢轮制陶技术。

  而据已有的考古资料认定,世界最早的陶轮出现于西亚两河流域,距今5700到5300年【现在,个人对这个所谓西亚的曾经的最早陶轮表示怀疑】。在中国,距今7000年到6000年的仰韶文化半坡期陶器中,也已经发现了陶轮加工特征,但没有发现陶轮。而此次跨湖桥文化遗址发现木质陶轮底座,也就了中国的陶轮技术先于西亚两河流域2000多年【即使西亚陶轮是真的】。

  中国先民把字写在身边的各种器物上,写在悬崖上,写在石头上,为了记录文字几乎用遍了身边所有的材料(神奇的是,恰恰没有羊皮)。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诸侯国就有如此多的东西。相比之下,能“建造”的埃及法老实在是太节俭了(即使历史上法老墓被盗,也会在流传,或者在博物馆,或者在收藏家手里,就像中国红山文化的玉器遍布世界、洛阳金村东周天子墓青铜器流失海外一样。)

  且不说它这么单薄的身躯能多大的颠簸,那么纤细锐利的轮子会不会陷进沙子里、吃进泥土里、夹在石缝里;就说它的包身黄金,就这么简单地涂抹一层。黄金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这样用的呢?

  中国自古就有熏香的习俗。远古先民在燃烧柴草的过程中,发现了香草、香木的功效,于是便有意识地将其放在火中烧熏,以净化空气、改善生活。随着熏香习俗的传承流播,熏香文化得到发展,熏香器具也应运而生。至迟到战国时期,一些熏炉的制作已经达到了令今人难以想象的精湛程度。

  两汉时期,社会稳定,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熏炉的风格开始由异彩杂陈的局面逐步趋向统一,有了代表时代风尚的特殊形制——博山炉。

  博山炉的“博山”,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汉代盛传海上有蓬莱、博山、瀛洲三座仙山)。实际上确有此地,其地在蓬莱以西的山东鲁中,市博山区境内。博山区全境尽山,几无平坦之地,“博山”即在该区东南。自古博山一带(古称颜神镇)是我国古代陶瓷、窑业的重要产地。博山炉之名即寓炉盖似群山之外观,又合产地之名。

  两灯罩可转动,能调节灯光照射方向和防御来风。鱼腹部与灯盘相对应为圆形覆口,覆口与灯盘之间插立两块弧形屏板,交错开合,既能挡风,又可调节灯光亮度,灯火点燃时,烟雾通过鱼腹和雁颈导入雁腹,可防止油烟污染空气。

  至少在两千多年前的东汉,已经有如此文明环保的绿色设计了,可怜欧罗巴,几百年前还深受粪便困扰,晴天出门都要带伞。

  有过农村经验的人都知道,只有没有绳子,这是绝对不行的;刚犁过的地还很不平整,是不能马上播种的,还要把地耘平,挖坑,才能播种。

  不是说中国古代有一段时间杀耕牛吗 因为牛是重要的生产物资 即使现在 中国人吃的最多的还是猪肉和鸡肉 不像白皮 从小就吃牛排

  欧洲的这些纹章徽标,类似现在的“名片”,并不是王室贵族的专利,所以任何小门小户下里巴人都可以做。

  欧洲中世纪以来的纹章徽标,估计数量在几百万,总的来说可以分为几类:动物纹、植物纹、象征性的物品,以及文字等等。

  我觉得这是古代欧洲姓氏文化不发达的原因。一个亨利可以叫近十代,一个易可以叫十六代;然后你也是亨利,他也可以是亨利,那家族之间如何区别?只好找一个标记,然后就是所谓的图腾、徽标了。

  类似的还有日本。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才强制“普及”了姓氏,在这之前人民一直是有名无姓,家族之间也是用纹章区分,形成了发达的家纹文化,由于跟现代太近,很多还顺利转入到了资本时代作为企业的商标,比如三菱。

  中国由于姓氏文化发达早熟,在秦汉之际基本已经成型成熟,诸侯之间、家族之间甚至之间都能很好地确定、区别身份,无须再用徽标纹章了,何况徽标只能精确到家族而不能精确到个人,无法适应实际需要。

  商代帝王比如太甲、帝乙,帝辛,武庚,严格来说也算是一种数字,不过人家可不是“甲乙丙丁”一顺着排下来的,而是以天干地支的文化含义根据出生年份来定名的。

  由此又想到欧洲人编的“古埃及”朝代世系表,居然也是第一王朝第二王朝一直排到第三十一王朝,让我们这些看惯了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五代、元明清的惊掉了下巴。可是人家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呀,你看,易不是从一世一直排到了十六世吗?

  事实上,古代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很不容易。首先,必须能够各个(数量太少则形成不了文化)家族子孙的繁衍不绝,其次要使到子孙知道谁是祖先、还要能与别的家族区别开来···这里边物质条件、武装水平、文化条件等综合因素缺一不可。

  这个贵人的衣饰太寒酸了,不像是一个有发达文字文明的首领。(卢浮宫藏,古地亚国王坐像,5000年前。“学者们从萨希克文字中了解到这位国王名叫恩希”。)

  有“秦剑之星”美誉之称的金柄铁剑,益门春秋秦墓出土。金质剑柄,铁质剑身,金柄作镂空蟠螭纹和饕餮纹,镶嵌绿松石,其雕刻技术、手工镶嵌工艺就连今人也望尘莫及。

  看看商周青铜器上的铭文,从最初的族徽符号到简单的一两个字,再到十几个字,发展到后来一百几百字(最长的毛公鼎铭文499字)的长篇,经历了大概一千多年。

  这位中年男子给了我们一次洞悉历史的机会。男子头上这个鹅蛋大小的孔洞,既不是外力打击的创伤,也不是身前疾病诱发,所有的推导最终引向一个惊天的推论——那就是远古部落里的一次开颅手术。

  这一天,山东考古所来了几位客人,他们是当今中国考古学界和医学界的权威,他们到这儿就是为了这颗有洞的古代头骨。头骨是山东考古队抢救发掘一处墓葬群时出土的,属于5200年前原始部落中的。

  韩康信,中国考古学界一位极有声望的人类学家。他是头骨的发现者。十天前,他对头骨上的孔洞做出一个惊人的推论,他认为,这位男子在生前接受过脑部开颅手术。

  采访张学海:过去知道有接骨头,接鼻骨的,考古上发现过,但是开颅这种手术,原来也没有出来过,不光我,其他的考古人员也没有想到这么早就出现了开颅手术。

  身为古人类起源的研究学者,几十年来,韩康信在各地先民遗骸中,陆续发现有洞的头骨,象许多人一样,韩康信首先从来解释这些神秘空洞的原因,经过多年的反复求证,他确信,这是一种在活人头上实施的手术。

  专家们认为,的确能看到光滑圆润的骨质,可是,怎么能证明这就是生长后形成的呢?况且,仅仅凭借几十年的经验,就能够推断出事实的吗?

  采访鲍修风:五千年以前我们老祖就能开脑袋,我是干脑外科大夫的,你看不惊讶吗,所以说现在,什么是手术,在活人身上做的才叫手术,你用看看、摸摸,我看不好定,作为疑点就是这样,我考虑可能是,但是不能定。

  对于韩康信的结论,鲍修风是将信将疑。凭借他对颅骨的了解,古人要想在人的头上徒手切出一个圆洞,这并不是件难事,可是,要想切骨后,人能活下来,就不能出现任何微小的差错,否则,必将致命。

  鲍修风为头骨检测的事情给韩康信带来不小的震动。如果他真的能够检测出孔洞是手术后的形成的,那专家组所质疑的关键就能得到一个有力的证明。

  为头骨寻找的不只是鲍修风一人,山东考古所研究员张振国,与韩康信交往了十几年,在他的印象中,韩康信是一位严谨而有几分保守的学者,如果没有充分的把握,他是不会公之于众的。

  采访张振国:我们过去一直讲,大汶口文化是一个比较先进的文化,那么就是说先进到底在哪儿,通过墓葬反映的,有巨大的贫术差异,有比较精美的陶器,那么就是说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反过来想,那么如果是出现早期的开炉术也应该常有可能的。

  此时,文物整理室只剩下张振国一人,他眼前的这些石器是遗址中的随葬物品,五千两百年前,人类还处在石器时代。

  张振国一遍遍尝试着石器的锋利程度,石器的刀刃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锋利,此时,张振国有些迟疑,如此粗糙的工具怎么能做精密的开颅手术呢?

  洞口边缘每个层面的图像,的确如韩康信所说的那样,非常圆润,这样的图像,鲍修风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他曾做过40多年的开颅手术,但是对于手术后,骨头的边缘究竟是怎样生长的?他完全没有经验。

  鲍修风拿到了两份片子,一张是刚刚做完开颅手术的病人脑部图像,片子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头骨切割后整洁的截面,而另一张就是手术后头骨愈合的图像。

  头骨论证会后,韩康信一直没有返回,就在鲍修风鉴定头骨的同时,韩康信自己也在寻找一些新的。

  他每天花很多时间,用各种手段来研究这个头骨,试图自己找出直接的,可是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采访韩康信:新石器时代没有金属工具,究竟使用什么样的石器做的,我们很难找到,我想主要是推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不一定非要找到这个工具。

  虽然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明古人有切骨的能力,但是,简陋的工具真的不能胜任吗?韩康信产生了一个想法,他要亲自去试一试这从未有人试过的事情——用简单的工具徒手打开人的头骨。

  几位山东考古所的专家都开始怀疑,就算当时能够切下头骨,恐怕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的疼痛,除非在当时人们有。

  在今天的现代开颅手术中,病人一直依靠来维持一种深度睡眠的状态,大夫操刀的中间,病人丝毫的挪动都可能带来致命的。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是发明的麻沸散,但是,距今只有1700年左右,在此之前,史书上并没有关于麻药的文字记载。

  采访韩康信:有时候你疼,没有麻药,他能得住,这是我们不敢想像的,就是现代人,他要开刀,也能忍,不吭声,不喊叫,特别是打仗的时候,他有的人很硬气,就是不吭声,也不是没有啊,这个我有时候觉得更多的上的,能够,也许古代人比我们强。

  对于韩康信的这种说法,山东考古所的专家们疑惑了,他们开始认为,五千年前的开颅手术是不存在的。

  这天上午,山东齐鲁医院脑外科收治了一位急诊病人,这位病人在79年前曾经因车祸做过开颅手术。在为病人做CT后,鲍修风的助手立刻将病人的X光片送到了鲍修风的办公室。

  此时,鲍修风无释检测结果出现的巨大反差。他决定,在济南市各大医院收集不同时间曾经做过开颅手术的病人的片子。

  工作人员在清理随葬物品时,发现了两个带有孔洞的石器,经过张振国仔细鉴别后,他确定这并不是石器,而是玉器。

  玉器上的圆孔打磨地非常整齐,如此规则的圆孔,似乎不是徒手打钻的,张振国立刻想到,这个物品就可以证明在当时有比玉更加坚硬的工具!而玉的硬度必然要比人的头骨硬许多。

  这是一件骨器,从形状看,张振国认为这是一把骨梳,骨器上雕刻的花纹非常精致,花纹的上方还有几个不是很规则的圆孔。

  既然能在动物的骨头上刻出花纹,那么要在人的头骨上切骨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张振国非常欣喜,这件物品的出现已经可以证明,在当时人们一定有着非常锋利的工具。

  张振国的努力事实上只是一个佐证,要想证明韩康信的推论,最重要的还是头骨边缘的痕迹究竟是不是生长的痕迹,而关键的仍然没有获得。

  在鲍修风那里,虽然古人的头骨痕迹与那位79年的病人完全一样,但是,作为一项研究,鲍修风认为,还不能定下结论。

  采访鲍修风:因为这是个新东西,只有一个病例不行,你全部要归纳出来,再看看,找一个主要点,你做了手术,在一段时间内死掉了,(骨头生长)看不出来,但是做手术以后,颅骨要长,颅骨怎么长呢?

  他与助手跑遍了济南市的各家医院,收集不同时间段的病例样本。可是事情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复杂,因为,许多病人在手术康复后,很少回来复诊检查。直到2004年3月,鲍修风收集到上千份病例后,这项研究才有了关键的进展。

  这是一位手术头骨恢复了10年后的状态,这是3年的,而这位是手术后两个月的。他们的头骨愈合的痕迹与古人的完全一致。

  采访鲍修风:颅骨怎么长呢,颅骨是三层嘛,我这么比,(手势)这是外板,这里面一层,中间有个板障,板障是疏松骨,这个外板内板都是硬骨,它颅骨怎么生长,板障不长,只有内板外板长,假如它们是围绕板障长,不是往前长,外板往里长,内板往外长,它两个围绕板障长到一起了,你看,后面宽,前面窄,像舌头一样,唇状融合。到了这样的程度了他就不长了,这个融合只有在手术以后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如果病变它不长这样的痕迹。

  鲍修风发现,人的头骨在手术后的两个月里,每天都能出现不同的生长状态,直到两个月左右,骨头生长最终完全愈合,而在以后的若干年,骨头的状态不会再有任何的变化。

  采访鲍修风:从这么多病号,从临床上观察的,你看我们做这么多片子,能够得到一个结论,什么叫做了手术,做了手术后这个颅骨缺损怎么长的,就是内板外板围绕板障形成唇状的间接融合,就是这么点,其实我这三年,就做了这么点。我现在敢这样说了,理直气壮地,就是做手术。

  在长达三年的研究后,鲍修风认为:那位5200年前的中年男子在手术后至少存活了两个月,甚至是几十年。

  2004年8月,山东考古所再次举行了一个论证会,根据鲍修风和张振国提供的,专家组最终认同了韩康信的推论。

  就在年末,韩康信将他所发现的31颗有洞头骨,正式对外发表,在距今5200年到3000年之间,中国的北方曾经出现过一种古老的开颅手术。

  在众多的面前,我们似乎已经窥见那段曾经辉煌的文明,但是,历史的或许比我们想像的更加复杂。

  实际上是象形文字的前身!时代虽说演变了数千年,但在文字成熟前,他们的代表的意义已经有所固定!!

  可以参考周代的礼制,器物代表着等级,也代表着角色,何器为君器,何为臣器都有,其形制和图纹也是有的。只是后世文字成熟了这些器物象类表意才作为礼器而存在,因为它是华夏先人的文字,还要传承。最明显的是玉器,是最完整的造型表意器物体系。

  鬲,在象形上取的女人股臀之象,古人认为大能生娃。从器用上的炊具,而家中作饭是女人的事,所以在祭祀中这个器具是代表女人的。代表臣属的。而其上的图纹兽样就很温和。这就是象类,从不同角度来象征要表达的意象。

  玉石是啥?石之美者。这不过是后人给它的人文属性。根本上来说,玉石是最坚硬的石头。人类历史据说300万年,之前的299万年都是石器时代,玉石作为工具,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力,也就代表了最发达的经济和最发达的文明。一个地区石器文化历史的连续性和广泛性以及高度性,可以充分证明该地区人类文明的诞生与发育过程。这个地区,在全球,从目前考古结果看,中国是唯一。这很可能将证明,中国是现代人类文明的唯一发源地。欧洲现代工业之前,中华文明基本等同于地球人类文明。

  由于玉石是石器时代效率最高的劳动工具和武器,它本身就是实力与财富的代表,成为古人类共同的追求,并逐步脱离使用价值的范畴,具有了美学与人文意义,如同其它各种艺术的起源。青铜等金属工具的出现,使得玉石作为工具的使用价值大大降低,但是它的人文属性得到了延续和放大。玉石文化,是中华文化在过去几百万年中,最先进的证明。

  我们以前学习到的人类文明史,都是西亚起源,也就是白人起源,也就是欧洲也有关联的区域。原来说最早的农耕文明出现在那里,5000年前的苏美尔文明。但是,他们自己也承认,苏美尔文明不是本地起源。他们说可能来自伊朗的大山深处,但是又与苏美尔人善于造船行船的记录不符。他们还说,西亚有最早的农作物,有最早的陶器,最早发明轮子等等。近年来的中国考古证明了这些都在中国被发现,出现的年代远远超过中东地区。

  现在也证明了,最早的陶器在中国,比人说的西亚早万年以上。 有陶器的烧制,才有可能发现并还原泥土中的金属,才有可能进入铜器时代。而铜和铁往往是伴生矿,铜的冶炼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定会发现有价值的铁。这是一个逻辑过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现来证明。

  无独有偶,“龙”这种生物不仅在中国存在,在也存在。在形象上,有的龙的种类与中国非常相似,但大部分的龙都是那种像是美剧《的游戏》里出现的长翅膀会飞,会喷火的龙。这样的龙在中国上古也应该有,三...

  一个艺术品的诞生,凝聚着创意的价值与设计者至臻完美的追求。作为深圳硬石酒店设计点睛之笔——“中国龙”艺术品的创作者,大都荟整体软装在文化探索与平衡中,呈现了不一样的文化传递与融合方式。“装置艺术品...

  从前面的文章里,我们通过和,已经知道龙的存在,也知道了圣经了多次提到龙,那么知道这些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用呢?在里,不断告诉我们已经来了。是什么?就像地上国家代表地上的统...

  远古时期,人们自然、神力,于是就创造了龙这样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偶像,对其膜拜,祈求平安。经过数千年的发展、演变和,已成为华人普遍认同的中华民族的广义图腾、象征、文化标志。...

  有团队研制了一台中国龙形态的飞行器。——这种设计使得大型机械可以在狭小复杂的空间执行穿梭作业。不是科幻:现实中的龙型飞行器!

  

关键词:古埃及陶器
江苏快3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江西11选5 上海11选5 山东彩票网 广西11选5 甘肃快三